www.01152.com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www.01152.com >
南京警方抓新婚毒贩夫妇 婚房如制毒工厂(组图)
发布日期:2019-07-04 16:53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5月1日才结婚,连“蜜月”都顾不上过,就忙着去贩毒了。在南京,有一个外号叫“大虎”的毒贩,其家中有如制毒小工厂,虽然论规模和专业化程度,远不及讲述毒贩的港片《门徒》中的“昆哥”那么厉害,但也像模像样了。6月8日,随着“大虎”的上家、云南毒贩“舅老爷”被押回南京,这起公安部督办的跨省贩毒大案宣告破获。目前,南京警方共缴获毒品5公斤,抓获涉案成员十余名,此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今年4月7日上午刚上班,南京市玄武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就接到了孝陵卫派出所王光明所长的电话。原来,就在几分钟之前,王光明获悉,副所长李刚在组织刑警侦查一件贩毒案件时,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一曾经坐过牢、绰号叫“大虎”的南京男子,每半个月去一次浙江金华等地,与云南来的毒贩交易毒品。“大虎”的下家至少有6个人,他应该是南京重要的贩毒头目之一,且主要以贩卖牟利,情况相当复杂。南京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和玄武分局有关领导获悉案情后,要求全力开展侦破工作。由于此案涉及到江苏、浙江、云南三地,此案随后被国家公安部列为部级督办案件。

  按照事先获取的线索,“大虎”每半个月就要出去拿一次货,但经过一个月的秘密侦查,缉毒民警发现“大虎”没动静了。民警们担心“大虎”有所察觉而暂时收手。就在民警们疑惑之际,5月10日,一条重要信息传来:“大虎”将于5月20日前往浙江金华购买毒品带回南京。接下来的十天,缉毒民警通过侦查,准确掌握了“大虎”的行动路线和交易地点,准备在“大虎”潜回南京时将其当场抓获,进而将上家和其他贩毒成员一网打尽。

  5月19日晚8点,南京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玄武分局刑警大队、孝陵卫派出所等单位的精干警力被分成数个行动小组,进入临战状态,警用手枪、防弹衣、警棍、辣椒水、手铐,一一发放到民警手中。此时,民警们只知道“大虎”次日中午肯定会前往浙江金华交易,但他是一人独行还是带着帮手,是自己驾车还是乘坐其他交通工具这些关键信息,还都是未知数,需要进一步工作才能摸清情况。

  5月20日上午,第一行动小组前往金华,第二行动小组埋伏在“大虎”家附近,而与“大虎”有关的涉毒人员住处,以及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也已被其他各路缉毒民警包围。当日下午1点50分,在“大虎”必经之路守候了4个小时的缉毒民警终于发现,“大虎”乘一辆黑色轿车驶上了前往浙江金华的高速,“大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当晚8点,民警发现“大虎”在金华车站拿到了货。

  指挥部要求在浙江金华的缉毒民警先不要行动,以免惊动“大虎”上家。与此同时,南京这边的数十位民警张网以待,专等“大虎”归来。但“大虎”很警惕,他不停地在路上兜圈子,以防被跟踪,这是毒贩们惯用的伎俩。5月21日凌晨3点半,“大虎”终于进入了伏击圈。随着一阵阵“不许动”的怒喝,这辆黑色轿车被十多个民警团团围住。“大虎”及其同伙缩在车内,紧锁车门,就是不下车。为防发生意外,民警们立刻用铁棍破窗打开车门。面对警方雷霆之势,“大虎”脸上流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两名嫌疑人未及反抗被拖出车外成功抓获。在车内,民警当场查获毒品1.5公斤。

  “大虎”落网的同时,埋伏在他家及其下家等住处的行动小组在接到指令后,也纷纷收网展开抓捕。“大虎”老婆一人在家,民警敲门时,她嘴上答应着却始终拖延着不肯开门。民警拉开窗户,听到屋内传出一阵冲马桶的声音。情况紧急,抓捕民警不得不破门而入,发现“大虎”的老婆正在往马桶里塞东西,并拼命按冲水开关。一名民警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大虎”老婆控制住,另一民警顾不得脏臭,一把将手伸进马桶,掏出了一大堆塑料袋装着的白色圆柱状固体。经检查,这些白色固体均为毒品。随后,民警在“大虎”家中搜出了更多的毒品,

  民警还发现,“大虎”家一个房间像个小工厂似的,里面有很多奇形怪状的工具。“大虎”的老婆交代,www493333com开马。这些工具是用来制毒的。有一种不锈钢的棍子,是专门用于给毒品成型的,毒贩将毒品粉末填入模具,用棍子捣实,再从模具中倒出来,就成了一个个高5厘米重10克左右的圆柱状物体,这样做的目的是将计量标准化,方便交易。

  民警发现,“大虎”家墙上贴着大红“喜”字,看上去还挺新。民警一问才知道,原来“大虎”夫妇今年5月1日才结婚,这两口子“敬业”到连“蜜月”都顾不上过,就忙着去贩毒了。这一夜的收网行动共缴获3公斤、等新型毒品两公斤,抓获涉案成员13名。

  归案后的“大虎”交代,在南京警方对毒品犯罪的强势打击威慑下,他自认为这次将交易地点选在外地,可以逃过一劫,没想到还是栽了。对于他的上家,“大虎”只字不提,他抱着逃避处罚的幻想,故意拖延着时间。5月25日上午,“大虎”终于断断续续地交代了自己的上家叫“舅老爷”,除了给对方在云南昭通汇款购买毒品的账号之外,只有对方简单的体貌特征描述。破案指挥部决定当即派刑警李巍、黄斌、张应福等赶往云南调查取证、展开抓捕。5月26日,到达云南昭通的黄斌四人,在昭通市公安局禁毒部门的协助下,经过三天的调查取证后最终确定了“舅老爷”的身份。

  就在追捕小组夜以继日寻找“舅老爷”的下落时,昆明警方传来消息:“舅老爷”在昆明出现。得到消息后,黄斌等人立即赶往昆明,然而民警到达昆明后却发现“舅老爷”已经回到老家镇雄县。几位民警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地从昆明驱车赶往镇雄县。经过10多个小时的跋涉,于6月1日早上到达镇雄。偌大一个镇雄县,到哪里才能找到“舅老爷”?虽然知道“舅老爷”的老家就在山区的寨子内,但民警们知道,只要他们这几个外乡人一出现在寨子里,“舅老爷”就会迅速得到风声。为确保万无一失,白天,黄斌等人兵分两路在县城干道和小巷子里寻找“舅老爷”,晚上则在每个旅馆进行“排查”。

  云南是当年诸葛亮七擒孟获之地,三国时就曾让作为“外来户”的蜀国军队饱受水土不服之苦。南京的民警们也同样出现了这种情况,三天下来,镇雄连续的阴雨天让他们水土不服,出现了严重的肠胃不适。虽然忍受着身体上的痛苦,但大海捞针式地寻找“舅老爷”,也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漫山遍野的雾气、崎岖的山路,见证着南京缉毒民警的艰辛和执着。

  “舅老爷回家了,在家盖房子呢!”6月4日,追捕小组终于从镇雄县波机派出所得到了“舅老爷”的消息。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黄斌等人无比兴奋,他们马不停蹄地赶往波机派出所。“今天夜里就动手,否则到了白天,一旦让他发觉了,就很难再抓到他。”黄斌等人商量后决定,4日晚上12点之前动手。

  “舅老爷”所住的寨子在山里面,必须要通过崎岖的山路,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黄斌等人连手电也不敢长时间亮着。在当地瓜娃村村民和民警的协助下,4日晚11:20,黄斌一行12人包围了“舅老爷”的住处。“我不是‘舅老爷’,他刚才出去了。”就在抓获“舅老爷”的一刻,“舅老爷”却镇定地否认自己就是“舅老爷”。

  直到6月6日凌晨,“舅老爷”才如实地交代了自己的作案经过,并且供认曾先后6次派马仔给“大虎”送过毒品。6月7日,押送车在经过泥泞山路的长途跋涉后到达贵阳机场。这是土生土长的大毒贩生平第一次坐上飞机,当然这应该也是他的最后一次。6月8日凌晨,上海虹桥机场内,追捕小组的四名成员押着“舅老爷”走出了机场大门,历时两个月,公安部挂牌督办的“4·7”特大跨省贩毒案终于成功告破。

  6000个卖家被阿里封店:夫妻运营网站雇18万人刷单 多家快递明码标价参与

  斯图卡:汉堡究竟是怎么了?高层混乱会带来如此大的灾难吗?这样一家有辉煌历史、坐拥汉堡这样一座大都市并且在德甲算是不差钱的俱乐部,为何会沦为如此地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赛季西班牙国王杯第二回合比赛常规时间出现以下哪几种情况可以直接让巴萨进决赛?

  28人在事发后分别送往樟宜综合医院、陈笃生医院以及新加坡中央医院接受检查。当中包括25名旅游巴士乘客,以及一名旅游巴士司机。



Power by DedeCms